? “姑苏干将赤子情”丨俞德超,一颗“初心”造就中国生物制药行业领军企业-姑苏英才-姑苏英才-姑苏人才计划服务网 开元棋牌透视视频_开元棋牌开发商_开元棋牌怎么退钱
欢迎登陆姑苏人才计划服务网! 今天是:
首页>> 姑苏英才>>姑苏英才

姑苏英才

    “姑苏干将赤子情”丨俞德超,一颗“初心”造就中国生物制药行业领军企业
    发布时间:2019-08-09 作者:admin 来源: 阅读次数:

    “把创业理想融入伟大的时代,开发出老百姓用得起的高质量生物药,这是我的创业梦,也是我的中国梦。”

    1.jpg

    ◎信达生物制药(苏州)有限公司

    董事长兼总裁 ?俞德超

    ?

    俞德超,中国科学院分子遗传学博士,美国加州大学博士后,国家特聘专家、教授、博士生导师。全球肿瘤病毒疗法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三个国家一类新药、60多项专利(包括38项美国专利)的发明人。

    ?

    2011年创办至今,信达生物制药立足创新驱动发展,凭借卓越的创新能力,在短短7年多的时间里获得了超常规的快速发展,吸引了国际化的资本,搭建了国际化的团队,创建了国际化的技术平台,开发出了一系列原创性产品,获得了国际市场的认可,被认为是中国生物制药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标杆企业之一。

    ?

    究竟是什么成就了这个生物制药领域的领军企业?公司创始人俞德超说,一切都源自那一颗“开发出老百姓用得起的高质量生物药”的初心。

    ?

    风一样的男子,永远在超越目标的路上

    ?

    如果非要为俞德超找一个爱好,那大概就只有跑步了。在单调的上班、下班、出差的生活中,他每天跑步,风雨无阻。他享受跑步中“把一年四季的风抛到身后”的感觉,享受“发现自己可以比想象中跑得更远”的惊喜。

    ?

    18岁之前,俞德超是浙江天台地地道道的山里娃。1982年考进浙江林学院,他才第一次离开大山。然而,他目标明确、毅力惊人,硬是靠着对学习的兴趣和执着的奋斗,一路跨专业,从南京林业大学的植物生理学硕士,读到中科院分子遗传学博士,又赴美国加州大学从事药物化学专业博士后研究,并在出站后先后就职于美国一流生物制药公司,担任新药研发副总裁和首席科学家等职务,真正迈入世界生物医药研究领域的最前沿。


    他真是一路跑来的,不停地把上一个自己抛在身后,奔向下一个目标。

    ?

    生物医药领域,是个什么样的领域呢?

    ?

    生物医药领域汇聚了所有人类生命科学的最新科研成果,“它和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产业发展息息相关,更和每一个人的健康息息相关。”俞德超说,生物药尤其是位于生物药顶端的单克隆抗体药(一种用于治疗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等多种疾病领域的高端生物药),已经成为各国争相抢占的战略发展制高点。“但是,对将近14亿人口的中国而言,我们国家的生物药发展和国际先进水平之间还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

    ?

    以最新数据为例:在国际市场,2018年全球最畅销的十大药品中有8个是生物药,其中7个是单克隆抗体药物。美国雅培公司的艾伯维,是全球卖得最好的生物药。它在2018年的销售额达到了199亿美元——其一年利润就相当于中国所有药的利润总和的40%;而中国市场,2018年中国最畅销的十大药品中没有一个是生物药。截至目前,中国批准上市的359个治疗用生物制品中有42个单克隆抗体药物,其中国产单抗13个,除去4个已退市的鼠源单抗,剩余的9个中只有6个创新药。其次,从抗体药的产能来看,美国的产能规模是350万升,韩国是75万升,而中国只有20万升,还不到韩国的1/3

    ?

    在生物药领域,国内外的巨大差异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中国患者无法很好地享受到人类科技进步的健康成果。“单克隆抗体药是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癌症治疗药物,疗效显着,但是进口单克隆抗体药非常昂贵——以治疗肺癌的药物为例,在美国,一个患者的年治疗费用是16万美金,约合人民币100多万元,这样的‘天价’是目前绝大多数的中国患者无法承受的。”

    ?

    “落后的产业需要我们去改变,中国患者买不到、买不起高质量生物药的现实更需要我们去改变。”时隔14年,当再次被问到当年为何会选择回国创业时,俞德超不讳言看到了国内外差异带来的商机,但更重要的是,“开发出老百姓用得起的高质量生物药”。这正是俞德超始终的坚持,“不仅是我当年回国创业的动力,同样也会一直是信达人的共同愿景”。他希望,中国患者不仅有国产的高质量生物药可用,而且只要用美国患者几分之一的治疗费用就能达到相同的治疗效果。“这是我的创业梦,也是我的中国梦!”

    ?

    始于信,达于行,咬定国际标准开发中国的创新药

    ?

    365bet赢钱365bet平台赌场365bet足球赛事差距摆在面前,如何追赶,找对方向尤为关键。通过实际的调研和大量数据的反复研究,俞德超把中国生物药产业的落后,归结为三个主要原因:第一,自主创新能力弱,目前原创生物药的开发技术大多掌握在国际制药巨头手中,中国企业受制于人。第二,中国生物药产业化标准达不到国际水平,抗体药至今没有出口。一个生物药要从实验室走进市场,必须经过非常复杂严格的生产、检测环节,在这个过程中,必须严格遵循质量控制、质量体系的要求,而过去正是因为中国药企的质量标准达不到以美国、欧盟为代表的国际标准,所以中国生物药才无法进入国际视野,更谈不上出口欧美市场。最后一个原因是中国生物药产业化技术水平低,产业规模小,这就导致了中国生物药成本高,因此严重影响了老百姓对生物药的可及性。

    ?

    “鉴于以上原因,从创业开始,不管我们面临的困难有多么艰巨,我们团队都坚持一点,无论研发还是在产业化领域,一定要把国际标准作为唯一要求来规划发展,因为只有与国际接轨,中国生物药才能拿到国际市场的通行证,中国的制药人才有话语权。”俞德超说。

    ?

    康柏西普,是俞德超回国后主持开发的中国第一个具有全球知识产权的单克隆抗体新药,彻底结束了我国眼底病致盲患者无药可治的历史。

    ?

    目前,我国有数千万该类患者,在康柏西普上市之前,中国没有治疗药物,患者要么选择极其昂贵的美国进口药,要么接受无药可治的事实。

    ?

    “当时国内生物药研发的条件非常薄弱,我们甚至找不到一家可以进行临床前研究的实验室。”但是即便如此,俞德超和他的团队还是坚持按照国际最高标准推进药物的研发。历经将近8年的艰苦研发,产品最终上市,彻底结束了我国眼底病致盲患者无药可治的历史。

    ?

    作为第一个在美国之外研发的高端生物药,康柏西普引起了世界同行的高度关注。2014年2月在美国举行的第十一届新生血管年会上,康柏西普得到了现场约300余位全球眼底病专家的高度评价,大会主席菲利普·罗森菲尔德博士更是激动地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请关注来自中国的力量!”

    ?

    来自国际权威学术年会的肯定让人兴奋,而作为研发团队成员,在医院和病人打交道的过程中,另外一种兴奋也常常深深打动着俞德超。这种兴奋是来自患者“重获新生”的喜悦。

    ?

    由于康柏西普疗效更好、价格更低,上市后很快主导市场。美国诺华公司的雷珠单抗是康柏西普的同类药,就在康柏西普上市半年后,诺华公司在雷珠单抗还有10年专利期的情况下主动降价1/3,这彻底打破了国外专利药物在专利期内不降价的传统。“这意味着,中国眼底病致盲患者不仅有药可治了,而且年治疗费用只需美国患者的1/4!‘开发老百姓用得起的高质量生物药’这个梦想,康柏西普帮我迈出了第一步。”

    ?

    ?2.jpg

    信达公司全景

    ?

    2011年8月,俞德超博士一手创立了信达生物制药(苏州)有限公司,致力于开发、生产和销售用于治疗肿瘤等重大疾病的单克隆抗体新药。

    ?

    2019年39日,信达生物的抗肿瘤国家1类新药达伯舒(信迪利单抗注射液)正式进入市场,成为首个治疗霍奇金淋巴瘤的国产PD-1单克隆抗体,临床疗效与国际同类新药站到了同一水平线。在达伯舒上市之前,国内已于去年上市两款进口PD-1产品,分别是施贵宝的“O药”和默沙东的“K药”。达伯舒单支价格是7838/100mg,约是进口“K药”同等规格的40%。同时,信达生物还同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合作推出“达伯舒慈善援助项目”,针对符合条件的中国大陆低保或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慈善免费用药;此外,通过第三方“关爱?优”项目,“3+2”积分换购后,每个月治疗费用可降低到1.39万元。

    ?

    俞德超透露,信达生物正加速推进达伯舒(信迪利单抗注射液)的20多项临床试验,包括一线非鳞非小细胞肺癌、一线肺鳞癌、二线肺鳞癌、一线胃癌、一线肝癌、一线食管癌、二线食管癌等。截至目前,已有超过1000例中外肿瘤患者参加了达伯舒相关的临床试验。未来,将有更多患者通过这一比肩国际水准的抗癌药物,赢得生存获益和希望。

    ?

    因为初心,信达生物锁定了国际生物药产业最前沿的单克隆抗体药作为发展目标,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路,但正是这样的选择,信达生物为很多深陷绝望的患者带去了生的希望。

    ?

    炼就中国生物制药行业标杆,伟大的时代才能成就伟大的梦想

    ?

    历经近八年的发展,信达生物早已经从原先只有一间办公室的初创研发型公司,发展成为拥有近1400名员工、9.5万平方米国际标准产业化基地、20个产品链的国际化商业化制药公司。产品链覆盖肿瘤、眼底病、自身免疫疾病、心血管病等四大疾病领域,形成了新药上市的梯队。目前,已有4个品种入选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1个品种入选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精准医学研究”专项,4个品种进入临床III期研究。其中,有望用于治疗复发、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以及包括肺癌和肝癌在内的多种实体瘤的信迪利单抗(PD-1)已在中国获批上市,并获美国FDA批准,跳跃Ⅰ期,直接进入Ⅱ、Ⅲ期临床研究——这在美国少见,国内更是不多。

    ?

    历经近八年的发展,俞德超带领团队完成了从产品公司到平台公司的关键跨越,高质量地打造了贯通生物创新药全周期的研发、产业化、临床开发和营销等平台,并形成了高效的运行体系。创新药的“中央厨房”已经建成,创新药开发有了成熟的快速通道。

    ?

    但是,就像俞德超自己所认识到的那样,未来生物药的竞争必定是国际性的竞争。作为一家中国创新药企业的创始人,俞德超更希望看到整个中国生物药产业的强势崛起,因为他深知只有身后站着强大的祖国,走向国际舞台的中国企业和中国企业家才更有底气。

    ?

    “国家的强大离不开每个中国人的努力,中国产业的崛起更是每个企业、每个企业家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经常问自己,除了为患者,我们还可以为中国生物药产业做些什么?”俞德超说,这也是信达生物创办以来不断思考和探索的问题。回顾过去,俞德超经历过合作方中途毁约的险境,经历过市场竞争中的不公平遭遇,但让他欣慰的是,凭着一颗赤子之心,凭着共同的愿景和执着的努力,信达生物为中国生物药产业发展贡献了应有之力。

    ?

    ?3.jpg

    信达与美国礼来制药签订战略协议

    ?

    2015年,凭借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信达生物两次与美国礼来制药集团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创造了多个“中国第一”,这是迄今为止中国生物医药领域金额最大的国际合作,也是中国生物药创新产品第一次在国际市场卖出国际价。与此同时,信达生物和美国礼来的合作实现了中国药企发展的全新模式,走出了产品未上市先盈利的发展新路。

    ?

    ?4.jpg

    2015年6月俞德超参加第六届中美创新对话

    ?

    2016年,俞德超作为唯一一家中国优秀创新企业代表,应国务院邀请参加了在美国举行的“第六次中美创新对话”,通过主题演讲传递中国创新的最新动态。现在,信达生物团队的多位专家参与了多个国内外行业法规、标准的制定,全力推动中国生物药产业标准规范化,推动中国生物制药产业与国际接轨。

    ?

    ?5.jpg

    2016年俞德超参加国家“十二五”科技创新成就展

    ?

    2016年,信达生物完成了2.62亿美金D轮融资,这是中国制药史上最大的一次融资,在2016年全球融资案例中名列第二,这次融资也被资本市场列为中国生物药产业的“风向标”事件。

    ?

    2017年,《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中国已成为生物药研发强国”的长篇报道,文中以信达生物作为例子,具体介绍了在过去几年中中国生物药产业,特别是创新能力的快速发展。

    ?

    2018年1031日,信达生物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共募资4.85亿美元。信达生物成为苏州自主培育的首家在港交所上市的生物药企,也是截至当时全球规模最大的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IPO

    ?

    6.jpg?

    2017年1月俞德超荣膺国家“2016年度科技创新人物”

    ?

    2019年39日,信达生物的抗肿瘤国家1类新药达伯舒(信迪利单抗注射液)正式进入市场……

    ?

    八年风雨兼程,八年渐入佳境。身处中国创新创业的第一线,俞德超真切感受着祖国正在经历的深刻变化,这些催人奋进的变化让他更加坚信,“这是创新创业最好的时代,回国为中国生物药产业贡献力量,把创新理想融入伟大的时代、和祖国一起同频共振,这是我最正确的人生选择。”

    ?

    ?

    ?

    ?

    ?